ogvrf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大唐首席女婿 愛下-第一百九十七章 來,考試相伴-0txok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无事不登三宝殿。
李冉的到访,不是那么好接待的……张柬之看到那招牌似的似笑非笑表情就头疼。
“尚书令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廢都 賈平凹
张柬之一脸无奈的接客,总不能闭门不出不是?万一李冉发起彪来,把大门砸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张大人,我写的培训教材,你觉得如何。”
李冉也不客套,见面后直接进入主题,问得张柬之半响不得搭话。
这老货的确看过了他写的东西,纸面上的文字都懂,但组合在一起,却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深意……专用术语太多,除非专业人才才能一窥究竟。
“仙师之言,句句珠玑,吾当上下而求索。”
但不答是最笨的选择,张柬之硬着头皮接话,不管三七二十一,拖着便是。
“那敢情好,也别求索了,实践是最好的老师,咱们从具体操作中学。”
李冉晒然笑笑,直接将这老货绑上了贼船。
考核临时工由吏部出面的话,任何人对结果都没话说,这就叫做‘以理服人’。
“眼下不少士子对咱们破格录取贩夫走卒颇有微词,为了平息众怒,显得咱们做事规规矩矩,有必要进行一场公开大考,以成绩决定谁能胜任屠宰场和畜牧局的工作。”
李冉根本没给张柬之推托的机会,把话说死。
道理很明白,对百官进行考核是你张大人提出了,自然得由你张大人负责善后。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柬之一脸苦情,犹豫了半响后后,才勉强答应。
士子的请愿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还推波助澜了一把……,没有吏部的默许,这些后补属官吃了雄心豹子胆,敢上书给皇上?
“以二十天才期限,二十日后,由吏部牵头,进行专项考试,录取名列前茅的人才,这样总算公平了吧?”
李冉晒然笑笑,给出提议,张柬之顿时为之侧目,才不相信这小子会轻易把考核权限放出来。
果然,下一秒钟李冉又补充道,“但这次考试,靠的不是四书五经,而是履职能力,所以文字上的功底可有可无,咱们来实战。”
“……怎么个实战法?”
张柬之有些好奇,考试不跟文笔挂钩,绝对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
“要不,就比杀猪吧。”
李冉一本正经给出不那么一本正经的回答,张柬之足足怔了十秒钟后,才确定他没有开玩笑。
杀猪?
这特么也能作为考题?
有辱圣贤,必须的……可惜李冉根本没给反对的机会。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别小看杀猪的,怎么杀,如何干净的杀,能得到多少精肉等等,皆是学问。”
好有道理,反驳都无从下口。
显然这番言论触探到了张柬之无法理解的领域……在他的固有印象中杀猪什么的,就是刀子一戳,眼睛一闭,然后完事。
“张大人,专业的技术由专业人士发扬光大,没毛病。”
李冉晒然笑笑,直接打消了他的犹豫,“我只招揽一批信得过的专业人士,没毛病吧,允许你们把后补士子推出来抗在第一线,就不允许我见招拆招了?”
摊牌到这份上,张柬之无话可说。
桃花鬼醫 魅力大叔
机构的成立在于正常运转,若因为抽调官员延误了屠宰场和畜牧局的工作进度,李冉借题发挥的本事又不是没见过。
况且,皇上很想看到成效……对于李显的态度,张柬之判断非常准确。
“……好吧。”
张柬之长叹一口气,吩咐下人送客。
他欠李冉一个天大人情,而李冉今日来,自然是讨债的……由不得不还。
洛阳城的新鲜新闻爆炸出炉。
把学富五车的士子和杀猪的聚集在一起考试,这是何等的奇葩操作?
有辱斯文,简直把孔夫子的脸都打肿了。
士子们立刻联名上书,声称羞于草民为伍。
而李冉的回答,只有短短两句话。
“考核是吏部提出的。”,直接把张柬之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这老货百官之首的名头不用白不用。
“你们都是考试的行家,若连杀猪将都比不过,赶紧回家种红薯去吧。”
第二句话,李冉又把自己推到了前台。
他需要人才,但这些士子显然不在计划之列……各个权利熏心,想借这次的事件博出位,读书学问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块敲门砖而已,四书五经如此,其他杂学更是如此。
毫无疑问,这挑衅的言辞为本就引起的轩然大波再添了一把火。
士子们甚至打起了冲击李府的念头。
吓得张柬之等人赶紧勒令他们悬崖勒马……当枪使也就罢了,送人头对得起良心么?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年轻气盛的士子们当然不知道李冉有把敌人脑袋砍下来挂在旗杆上的坏习惯。
事实上,李冉真打算这么做,燧发枪和高穿刺连弩都准备好了,谁敢上来聒噪,射成筛子都没问题。
逆袭的捉妖师 qqnyang
盗妃有点毒 董彦君
十几日后,考核开始。
甚至比恩科还隆重,李冉将比试地点选在了封禅台下!
那个面积挺大的广场正好用来露天比试……还有实际操作。
而且理由非常正当。
“要让神灵看看我大唐是如何不拘一格降人才。”
李冉信誓旦旦,让张柬之等到场监督秩序的吏部属官一脸懵逼。
神灵还管得这么宽?
不敢怀疑,也不敢多问,反正李冉说是就是吧。
很快参与考试的人便到齐了,有一百余人,士子和准备招揽的屠夫各占一半。
“诸位,试卷我已经摆好了,就在你们面前的桌子上,笔试只占一半分数,另一半,是实践操作。”
李冉指了指成片整齐划一的课桌,恍恍惚有了监考的乐趣。
当然,更有乐子的还在后面……远处的空气中隐隐传来臭味。
众人很快发现那边有一群嗷嗷叫的家猪。
李冉把这么多猪弄来干什么?士子们面面相觑之下,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没错,下一秒钟李冉便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答完题后,请演示一下怎么杀猪才更快更好。”
士子们轰然炸锅,纷纷称李冉刁难人,引经据典搬出了君子远庖厨的道理。
李冉似笑非笑,等他们说完后,才淡淡扬眉。
一路潜行
“考题是吏部出的,怪我喽?”,看了张柬之一眼,这老货如坐针毡,却不得不阴沉着脸点头。
瞬间士子们的抱怨声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