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vgh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是演技派 愛下-第七百零九章 他敢?分享-px4f0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原本说好吃晚饭一块儿去SPA的,结果杨蜜接到经纪人李晓婉的电话只能匆匆告辞,临走还跟程好再三道歉。
程好跟她本就一般,今天出来跟她一起吃饭主要还是佟亚丽组的局,她还是看在自家闺蜜丫丫的面子,杨蜜不在她反而更加自在。表面上自然是安慰她工作要紧,咱们姐妹什么时候都能再聚云云。
“她还挺忙的。”
各自上车后,程好看着前面那辆杨蜜驾驶的三菱SUV的尾灯,跟坐在自己身边的佟亚丽感叹了一声。
“红么!”佟亚丽撇撇嘴道。
狼性总裁:娇妻难承欢
“哟,我怎么听着酸溜溜的,她不是你好朋友嘛!”程好笑着打趣道。
佟亚丽微囧,搂着程好的胳膊撒娇道:“姐,瞧你,我也就是当着你的面说说。再说我其实挺佩服她的,特别拼!我听她的意思,好象明年合约满了,就跟范小胖一样,准备开自己的工作室呢!”
“是嘛?”程好略显意外。
虽说范小胖和华艺期满后开启了国内明星工作室的先河,之后也有人纷纷效仿,但这种仅限大明星,就连她对于将来是不是要开自己个人的工作室还在思前想后,没想到这个杨蜜倒是挺有魄力的。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杨唇
“你想啊,去年她们公司搞出那么的阵势拍《红楼梦》,一开始还说让她演钗黛中的其中一个,结果只给了她一个晴雯的小角色,这种事换了谁都不会舒服。”
听佟亚丽这么一说,程好顿时了然。
去年荣欣达翻拍《红楼》,然后大张旗鼓的搞全国范围内海选宝钗黛,声势搞得很大,媒体更是连篇累牍的报道。当时她正在拍《纸醉金迷》,并没有多关注。不过这种所谓海选之类的无非就是哄哄观众,对于圈内人来说,就是一种宣传炒作的手段。至于是荣欣达的当家小花旦杨蜜演了一个配角晴雯的事,她还真不知道。
“这么说《红楼梦》里的那些所谓新人来头都挺大?”
“那当然,我听蜜蜜说这些人个个都是有背景的,带资进组的就有好几个,演林黛玉的那个据说还是李晓婉的准儿媳呢!”
“也难怪!”程好感叹道。
她多少有点感同身受,杨蜜是荣欣达的签约演员,就算公司给她一个小角色,她也得接着。就象她当年为了报恩,还不是拼命的接戏,说实话她拍的很多所谓古装喜剧的烂剧她都是硬着头皮演的。
“不过蜜蜜也不是省油的灯。”
接着佟亚丽又绘声绘色道:“之前唐仁一直想挖她来着,她就主动跟唐仁联系,接了《仙剑三》。然后由唐仁出面跟她们公司交涉,就算《红楼》跟《仙剑三》档期有冲突,但她们公司也不得不放人。她是拍完了《仙剑三》,才去补的《红楼》的戏。”
程好津津有味的听着这些八卦,其实荣欣达的两位女老板在圈内口碑一向并不怎么样,要不然当初周讯也不会跳槽去了华艺兄弟。
而杨蜜的这番骚操作明摆着告诉公司的两位女老板,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然后又拍了《红楼》,既没有撕破脸皮,又警告了公司,很聪明的做法。
“这么说她还挺有心计的?”
“那当然,拍《仙剑三》那会儿,我们三个就属她的鬼主意最多。”
豪门星妻:总裁太危险
“哎,她跟胡哥是不是真有事?”程好又想起来问道。
“没有,炒作而已。她跟胡哥早就认识,就是普通朋友。”佟亚丽摇摇头,“姐,胡哥说他跟你也挺熟的?”
“嗯,以前是挺熟的,不过现在不熟了。”程好哼了一声道。
“咦,为什……”
佟亚丽起初还一愣,但马上想到缘由,朝程好偷偷瞄了一眼,没再吭声。
“丫丫,我跟你说,找男人千万要眼睛睁大,那些个长的好看的小白脸,没几个有担当的。”
想想自己的好朋友的遭遇,程好真的挺为薛家宁不值的,她可是亲眼看着两个人从认识到走到一起的,还付出那么多牺牲,不离不弃的,结果还被那家人嫌弃,偏偏男朋友又是个乖宝宝,没有一点男人的担当。
“啊?姐,我还正打算要找个好看的小白脸呢,听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找了。”佟亚丽故意搞怪道。
程好也被她逗笑了,道:“你该不会假戏真做,看上那霍剑花了吧?”
“华哥,帅是挺帅的,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佟亚丽抿着嘴摇摇头道。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前面那个都分手这么长时间了,还舍不得啊?”
“姐,你胡说什么呀!我跟那谁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上大学那会就已经分手了。”
佟亚丽一脸娇羞不依不饶的摇着程好的胳膊,那个早已分手的前男友在她的记忆中早已经淡漠。至于说到喜欢什么类型的,她的脑海里莫名就浮现出一个高瘦的身影。
……
女明星做SPA、美容都有专门的地方,跟老板大都是熟人,防止偷拍或者一些私密的信息流传出去。
就象程好经常光顾的这一家,老板是花姐朋友,绝对可靠,不光是她,就连那两位冰冰据说也经常过来,但从未撞车过。来之前一般都需要预约,可见老板经营有道,深谙王不见王道理。
不过今天好像有点意外,程好和佟亚丽刚刚来到这家美容院就跟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期而遇。
“琴琴姐!”
“咦,小程,你不是在鞍山拍戏么?”
蒋琴琴看到程好同样很惊讶。
“哦,我戏份不多。这不,刚拍完一段有七八天的空档就回来了。”程好笑着道。
说着,又道:“琴琴姐,你也经常来这儿啊?”
蒋琴琴撩了撩垂落下来的头发,露出她标志性的羞涩的微笑道:“没有,我是听朋友介绍,第一次来这儿,没想到就碰着你了。”
“可不是巧么!哦,你一个人啊?那咱们一起吧。”程好热情的邀请。
“我是一个人……”
蒋琴琴说着的同时,略微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那好吧。”
“哦,我都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佟亚丽。”程好这会儿才想起跟着身边的闺蜜,忙介绍了一下。
“琴琴姐,您好!”佟亚丽忙伸出双手,略带拘谨的大招呼。
对于这个83年的小菜鸟来说,说真是看着蒋琴琴的戏长大的,一点都不夸张。甚至包括程好也一样,虽然两人仅仅差四岁,但当年蒋琴琴主演的《西施》在央视热播的时候,她还在上中学呢。
所以在程好的潜意识里,双方差着辈呢,当然也从来不会怀疑自家老公会跟对方有什么。
“你好,小佟!”
蒋琴琴笑吟吟的跟她握了握手:“我看过你跟贺老师合作的《双驴记》,还有《即刻启程》,演的特别好,没想到真人更加漂亮。”
鬼妃重生:誰敢動我夫君 寒羽熙
佟亚丽难得羞涩道:“哪有啊,琴琴姐,你才是真正的漂亮。”
蒋琴琴笑了笑,毕竟和对方不熟,而且漂亮这个词汇早就伴随她不知道多少年了,她也早已习惯别人赞美。
继而对程好道:“贺老师没跟你一起回来么?”
“没有,他那里走得开呀,基本上每天都有他的戏。”
“那你也不陪陪他?”蒋琴琴笑道。
“呃……”
程好居然愣一下。
之前之所以说她对蒋琴琴的感觉有些怪怪的,就是因为她和蒋琴琴几次接触当中发现对方总是很清冷,倒不是说明显表现出排斥,而是她自己感觉对方总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疏离感。比方说直到现在对方还称呼自己“小程”。
而今天对方突然用这种类似好朋友间开玩笑的口吻跟自己说话,她都有点不适应。
“哦,呵呵!他哪用得着我陪呀,剧组那么多人呢,可能还嫌我在那儿碍眼呢。”程好也带着亲热的口吻道。
“说的也是,贺老师拍戏的时候总是特别认真,不光自己认真,而且要求别人也要认真。”
“没错,这个我也深有体会,跟贺老师一起拍戏,我压力特别大,特别紧张,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要被贺老师骂。”
佟亚丽这时也兴致勃勃的跟着插话,说着她还特好奇地看了看眼前这两位美女大姐姐,道:“姐,琴琴姐,你们跟贺老师一起拍戏,他会骂人么?”
“他敢?”两位美女大姐姐异口同声道。
更夸张的是居然连神情都一模一样,都是瞪着眼,好象贺老师站在她们面前一样。
可能步调太过一致,两人说完,不由相视着笑了起来。但佟亚丽看到刚才那一幕,却感到有些怪怪的,眼前这位琴琴姐似乎跟贺老师的关系挺不一般……
咦!她突然象发现新大陆一样,眼睛一亮。不过目前这个还是她的直觉,具体的可能以后要多留意一样,看看直觉准不准!
就在她愣神直接,两位美女大姐姐相视一笑之后,突然发觉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
一个微笑道:“小程,谢谢你啊!”
绝世相师
另一个则笑呵呵道:“哪有,琴琴姐,真要说谢,我还得谢谢你呢,还要过来帮忙客串。”
“哟,小程,你都已经是老板娘的口气了,看来跟贺老师的好事快近了吧?”
“哪有,琴琴姐,你别笑话我!”
“那你可得抓紧,要不然一不留神当心贺老师跑了!”
“他敢……”
……
“阿嚏!”
正在跟一帮老娘们嘻嘻哈哈说着台词的贺新突然感到一阵鼻子瘙痒,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一个打喷嚏打了出来。幸亏他及时把头偏了偏,要不然一串大鼻涕非喷到面前几个老娘们脸上不可。
“卡!贺老师,你没事吧?”张蒙赶忙喊停,一脸错愕道。
“哦,对不起!对不起!”贺新连忙举手道歉,同时还在下意识的一个劲的摸口袋,想找纸巾。
可他身上穿的是戏服,好在旁边的王月姑娘反应快,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包餐巾纸跑过来递给他:“贺老师,给!您感冒了吧?”
“哦,谢谢啊!应该没感冒吧……”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连串的喷嚏。
“哟,肯定是感冒了!”
“也不一定,现在开春了,可能是季节性鼻炎吧,我家老头就这样……”
私人考古隊 垂釣先生
临时客串的三个老娘们倒是在现场议论起来。
“哥,你没事吧?”
“贺老师……”
助理沈明和张蒙也跑过来关切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
贺新醒了醒鼻涕,确定自己的鼻子没塞住,这才放心下来,摆摆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打喷嚏了,可能有人是在骂我吧。没事了,咱们接着来。”
今天难得是个好天气,昨天的一场大风把弥漫在小城上空的雾霾一扫而空,今天一早就阳光明媚,张蒙赶紧调整拍摄计划,把几场室外的戏挪过来提前拍。
这场戏讲的是陈桂林跟小菊离婚争孩子,而孩子的意思就是谁能给她买钢琴,她就跟谁。陈桂林没办法只能挨个儿去借钱。过来找昔日的哥们胖头,结果胖头跟一帮老娘们打一毛钱的麻将还作弊,被这帮老娘们给撵到了大烟囱上。
这会儿胖头正坐在烟囱外墙的铁把手上,而撵着他要他赔钱的那三个老娘们跟他耗上了,就守在烟囱底下。胖头还坐在上头逗那三个老娘们:想要钱,那就上来呀!
主要还是下岗工人闲的发毛,没事找事。
贺新正好看到这一幕,过来调解,帮着赔了二十块钱。
打发走了老娘们,贺新正准备向胖头开口借钱,还没等他说出口,胖头就给他回了俩字:“没钱!”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道 貪睡的龍
原来他要借钱的事都传遍了,王抗美甚至都躲到乡下去了。都是下岗工人,都是穷哥们,而且家里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谁都没这个闲钱。
贺新特后悔,还白白赔了二十块钱,骂骂咧咧的骑着他那辆蓝色的两用车走了。
“卡!好,过了!”
张蒙大喊一声,接着又嚷嚷道:“好了,转场了。大家抓紧时间,人民路啊!”
下一场戏,贺新还得继续借钱,割了一块肉去找他在街上摆了个大篷车理发摊的二姐借钱。可是还没等他开口,他二姐便说起他二姐夫也下岗了,还不愿意出来干零工,怕丢人,只能他二姐守着这个理发摊子管一家老小。
借钱的事没办法说出口,出来一瞧,自己给二姐割的那块肉放在车把上叫人给偷了。
这场戏,拍的时候稍微繁琐了一点,主要是摄影师周舒豪不但设计了横移镜头,还有马克吕布的经典构图方法。
所谓马克吕布的经典构图,就是贺新和二姐对话的时候,利用二姐理发摊的大篷车的车窗玻璃,复杂多变的窗口成为了一个个视觉画面,在窗口中,行人,肥肉,每一个单独的小窗口仿佛都有一个小故事。
这种拍摄比较繁琐,得反复的来,好在终于抢在下午太阳落山前完成了拍摄。
庶女凰途 唇齒微涼
“贺老师,后面两天的拍摄计划可能还得调整一下。”
“怎么,合适的演员还没找到?”
拍摄结束,趁着现场收工的时候,张蒙走过来一脸歉意的打招呼道。
贺新饰演的陈桂林有好几场戏是跟陈桂林的父亲连在一起的,陈父这个角色一开始找的是辽宁话剧院一位退休的老演员,可不巧的是就在前两天这位老演员生病住院了,情况还挺严重的。无奈之下就得重新找,但是一时半会很难找到合适的。
原因就在于陈父是个阿尔兹海默症患者,这个角色是很讲究演技的。
“没,不过我想好,明天就让我爸把我二大爷请来演这个角色。贺老师,你放心,我二大爷退休前是铁岭民间艺术团唱二人转的,表演经验老丰富了,跟本山大叔、潘长江都做过搭子,一准能行。就是还需要几天时间准备,所以那原来的那几场戏还要往后挪一挪。”
“行,没问题,正好这两天你安排一下别的戏,我抽空得回京城一趟,两天就能回来。”贺新沉吟道。
之前接到女朋友的电话说是薛小路有个剧本被李连结看上了,可能拍不了《杜拉拉升职记》了。他听了也挺着急的,如今公司的资金情况有所缓解,他正打算拍完这部《钢的琴》之后,就上马《杜拉拉》这项目。
之所以这么着急,他就是想把女朋友目前手头的想拍的电影都拍完了,然后定定心心在家怀孕生孩子。
—————
薛小路是他很看好的一位女导演,他一时半会还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人选,而且这种事在电话里一句两句又说不清楚,只能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