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kh0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三百二十四章 德米特里他一向是無所謂的鑒賞-q7q98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德米特里·凛冬,是一个从不畏惧于“付出”的男人】
【他甚至渴求着自我牺牲——在很小的时候就妄想过,最好能有什么灾难从天而降、而只有自己有能力将其解决,但自己则在保卫凛冬、保护家人的过程中光荣牺牲……】
【从德米特里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发誓要为芸芸众生献出自己的全部生命】
【不过这样的梦,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一方面,是因为他逐渐意识到,自己弟弟妹妹的才能都远比自己出众,这种由自己逞英雄的机会怕是不会存在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价值就在于“存在”、或者说“存活”本身】
【尽管德米特里自己不愿承认,但他的生命的确具有超凡的价值】
【他自虐般的拼命工作、挑战自我,或许都是在这份明悟后才诞生的自我挣扎——他不愿承认自己比他人的生命价值更高,就只能在自己有限的生命内、尽可能多的帮助他人】
【在这件事的基础上……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能优先帮助自己亲近、自己喜欢的人】
【——直到现在】
【他的胞弟安南·凛冬,提出了一个危险的建议:让德米特里用自己的王室之血来召唤永生与无嗣之神腐夫,与祂按照千面幻塔的规矩进行对赌】
【如果德米特里能够获胜、那么腐夫就要给予他的父亲、历代最优秀的凛冬大公“伊凡三世”不死之力。如此一来,凛冬人就将获得一位半龙半人的永世明君】
【没错,神明不会允许君王任何形式的永生,以此确保王朝的正常更迭。但在腐夫的领域中,“永生者”本来就只是暂时的……在所有的永生者凑齐后,腐夫需要将其依次击杀、以此重获永生者的权柄】
【但根据腐夫的能力来说,安南判断——就算再给他两百年的时间,腐夫也完成不了这个仪式】
【这就意味着,他们至少可以给伊凡续命两百年,健康、强大精力旺盛的两百年,这意味着凛冬公国的再度兴盛】
【而如果他们赌输了,也不过就是失去“传承王室之血”的能力——也就是失去任何形式的繁衍后代的能力】
【若是在其他的国家中,或许德米特里会怀疑他这个弟弟的动机。但对德米特里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他的爱人是一头狼人】
【在雄性狼人受伤、醉酒或是在寻找异性的时候、在雌性狼人怀孕和抚育幼子的时刻,都会变得极具攻击性。因此往往雄性狼人不被允许进入都市,而没有携带后代的雌性狼人,在怀孕前也都是可以正常在城市中生活的】
【人类与狼人之间,并不具有生殖隔离。这意味着,一旦他的爱人贝拉怀孕……她将被迫离开霜语省,甚至要失去冬之手的身份。即使她腹中所怀是凛冬之子,也至少会被监禁起来、直到孩子进入青春期才能放松警惕】
【否则的话,“德米特里·凛冬的妻子袭击并击杀平民”的消息,就将作为边境贵族们打击凛冬的刀刃】
【可若是他失去了生殖能力,那么就无需担忧了】
【无论是赢是输,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神武八荒 一颗
【但是,这个事实不能告诉贝拉——她一直想要给自己留下孩子,即使她知道这样自己会被逐出霜语省、失去冬之手的身份,甚至之后再也无法相见……乃至于在故意诱导下、犯下杀人大罪】
【她明明知道那些贵族们的手段多么卑劣,会为了让她杀人用尽手段,却依然想要给德米特里留下一个孩子……】
龍遊花都 妳怎麽知道是我
【但这没有意义。德米特里心中知晓,继承大公之位的、恐怕将是他那个内向而聪慧的弟弟,他的血脉传承与否并没有价值……除非能够生下一个女孩】
【——犹豫再三,德米特里还是没有告诉贝拉事实的真相】
十三香挑了挑眉头。
……怎么这引入剧情,听着感觉不太对劲。
那壹刻遇見愛
德米特里越是强调“自己有没有孩子无所谓的”、越是列出各种情况来证明“我不在乎”,十三香作为一个“旁观者”时,也越是感觉德米特里挺在意这个的。
或者说,他在意的并不是自己的子嗣。
而是“与贝拉的孩子”。
但狼人是被歧视的群体——他们时不时就会发疯、除却身体比较强壮之外,目前来看也没有什么优势……脑子甚至还有点笨。
哦对了,狼人还不会被霜兽优先攻击,因此可以与霜兽进行协同攻击。
……不过在这个时代,这件事似乎还没有为人所知。
“不过,德米特里的担忧是正确的。”
十三香心想。
特戰雇傭兵
假如贝拉真的怀孕,那么从她身上可以引出的阴谋简直不要太多……诱导贝拉杀人可以作为控制德米特里的把柄、也可以用来打击凛冬政权的影响力、甚至可以降低整个凛冬公国的稳定性。
而贝拉的孩子可以用来制作国内与狼人团体的对立,可以污名化来降低整个凛冬家族的威望,也可以用抚养它、或是偷走它来制作宣称。
他一个区区P社玩家,都能想出这么多的办法。想必凛冬贵族们能想出的邪恶阴谋会更多。
从这点来说,作为凛冬家族这种顶层统治者家族的成员,其实直接疏远贝拉才是更稳重、更理智的举措。
既然德米特里没有这样做。
那么大概他们是真爱……
但随即,一个疑问又出现在了十三香心中。
……既然如此。
为啥德米特里身边没有这个叫做“贝拉”的女狼人?
他已经见过德米特里两次了,但是他一身烟味、一身酒气、头发凌乱、穿衣风格极为随意。说是三十多岁的单身老狗倒是没问题,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女朋友的样子。
你家萌萌哒呢?
只听说腐夫会以诅咒直接让人绝育,但没听说他是直接切人唧唧的啊?
十三香如此想着。
他已经进入了酒馆的地下。
而幼小的安南、一本正经的踩在繁复的仪式阵正中心,专心的主持着仪式。
英雄信條
……当然。
即使“安南”扮演的非常像了、念诵神秘知识也很流畅,像是眼前有个提词器一样。
但光是从他那滴溜溜乱转、仿佛发着光一般的双眼,以及按捺不住向四周转头打量人的目光来看……
这个猫系幼子的体内,怕是有着一颗犬系的心。
——多半是哈士奇在扮演着“安南”。
而就在这时。
主线任务终于从他眼前出现。
【主线任务:切莫言真】
梦 东吴陌上
剑王破苍穹 杨炎
【不能让贝拉了解计划的全貌】
【在与腐夫的对赌中至少获胜两局】
【安南·凛冬不能死亡】
……奇怪?
这个主线任务,透露着奇怪的味道……这明明是一个与腐夫对抗的斗智副本,但“与腐夫对赌中获胜”却只是第二个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一般来说是主线任务的一部分,但如果发生冲突的情况下、不完成也是可以的。
这意味着,即使他不获胜……也可以完成这个噩梦。
于是,另一个疑惑、情理之中的从十三香心中升起。
说起来,阿电人呢?
她在扮演谁?贝拉吗?
突然,如同一道电光般——灵感瞬间充斥在十三香心中。
他猛然间想起来一件事……尽管安南没有给他们解释,进入这个噩梦的“钥匙”是从哪来的。但那显然是一只狼爪的形状。
神医世子妃 闻人十二
恐怕,它的主人就是……贝拉。